题张华鹏《武当山金石录》

  • 评论:0
  • 浏览:925
  • RSS:1
文章类型:原创

2012年8月3日上午,张华鹏来电话称武当山金石录序文收阅,非常高兴。希望我能再题一诗,像2004年《题武当山早期文明》那样。张子长余十二岁,余不能辞。楚雷宁雨轩中国家旅游局、江苏省旅游局、南京市旅游局客人散去后,撰成五言古风一首,以贺张子新著出版。

   

      人生非金石,文字长寿考。所以张华鹏,读书不觉老。搜遍武当山,碑刻无不晓。寄书张良皋,求序如求宝。电话成贤街,索诗并索稿。我字如鸡扒,我文等蝉噪。张子爱何深,惭愧无地窖。

往昔周穆王,昆仑拾瑶草。游观黄帝宫,摩挲石刻早。大禹治洪水,山海穷搜讨。丹砂垩绝壁,虫鱼逐飞鸟。秦皇愚黔首,琅琊刻石好。杜预注左传,万潭沉碑渺。羊叔不可嗤,杜郎岂可小?前贤见解深,寸心通大道。

君看廿四史,时势英雄造?都云我为民,蚩蚩皆入套。可怜蛮触争,白骨无编号!幸有金石存,苦录复精校。记载真历史,字缝有血冒。数函金石记,千载留真照。独夫与民贼,谁敢开怀笑。

张良皋,1923年5月生。湖北汉阳人。1947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建筑系。退休前系华中科技大学建筑学系教授。抗日战争期间,张先生投笔从戎,为远征军随军英语翻译官。当年国民党总裁蒋介石给远征军翻译团训话前例行亲自点名。将张良皋念成了张良举。张良皋马上纠正道:报告蒋主席,我叫张良皋!蒋介石亦无可如何。张先生耄耋之年,仍然精神矍铄。步履快捷。活跃于高校学术界,人们常见他肩挎笔记本电脑,手提照相机。到处考察的身影。要么就是在有关学术会议上喜欢争鸣的那个发言人。他永远是新见不断。语言幽默风趣。著述有《武陵土家》、《匠学七说》等,皆自成体系之作。进入21世纪,张先生多次在武汉等高校讲红楼梦中的建筑学,讲红楼梦中的管理学,讲红楼梦中的超前女性学,等等。见解独特,不人云亦云,深得学子的喜爱。张华鹏《武当山金石录》初版,张良皋先生曾为之作序。今日张华鹏电话里说,这次还要麻烦张老先生赐序。我心私念:良皋先生今年八十有九,思维尚如此活跃,真是学术界的不老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