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地理:虞山:“岁岁常熟”的地理阐释

  • 评论:0
  • 浏览:638
  • RSS:0
文章类型:原创

虞山:“岁岁常熟”的地理阐释

李小波

 

在中国历史行政区划中,山川形便是重要的原则,依照山水为界,计里画方,自然形态和政区管理形成相对独立的区域,如山东山西、河南河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然而,对于长江以南,似乎有些另类,唐代的江南道分出江西省以后,没有出现对应的江东省,人们更习惯于把江苏、浙江。上海的区域称为江南,超越了行政概念,江南独步天下,成了鱼米之乡和人文化成的代言。山不算高,但山出有名,水不算深,但一勺万顷,放佛把中国的时光雕刻在随意的图景上,自信得不能自己,闲庭信步,江湖从容。

常熟就是这样的江南,康熙地理志中说:“东控大海,西接江阴,南枕长洲,北沿扬子江,与通州相直,五狼峙若屏障焉”,江州海平,狼山五峰,皆借势与我。“山脉北走萃于海域,其大且尊者为虞山,散步而为小山者,雄峙于江海之上”。说实话,之前我是不理解的,虞山不过263米海拔,何谈“大且尊”,周边的小山又焉能“雄峙”江海,但你登上山顶,会油然而生感概,突然想起常熟人黄公望的画论,在宋代《林泉高致》的基础上,将绘画意境“三远”(高远、深远、平远)的深远改为“阔远”,虞山与古城,半入青山,半依城廓,山水黛色,宛若吴妆,感受一下黄公望长期徜徉的虞山,《富春山居图》便不难理解。孟子说:“充实之谓美,美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山不在高,心感则灵。

首先,虞山是充实的美,“虞山横列如障而诸水汇蓄其前,水光山色朝霏夕阴气象千变,为一邑胜,故又名照山湖”。在虞山南境图和北境图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山势低缓汇水西南,山间林野涵养水土,山麓田园交织,尚湖与昆承湖吐纳八方水系,昔日盐粮,舟楫云集,虞山奠定了地势高爽,岁无水旱,岁岁常熟,也形成四通八达的商贸交通体系。清代诗人王祎在《常熟西郊》中描述道:“稻禾敛嘉实,兰蕙摧孤芳。华滋日已歇,游子多慨慷。林皋集鸟雀,畎亩散牛羊。物情各有适,心与归云翔”。 

其次,虞山有大的气魄。中国古城依山傍水很多,但鲜有将山脉与城廓融为一体,唐代常熟城还处于虞山脚下,到明代,城廓已经“腾山而起”,成为江南一大奇观,“廓邑城环岭为垣,粉堞如带,而翠巘丹崖分胜于百雉之内外”。北部城门分别为镇海们,望海门,西部依山分别为虞山门(镇山门)和阜成门,东南的阜民门和阜安门,表达了“财富阜成”的美好祥愿,利用虞山的自然水源和城市水井联通,泉涧甘美,古井绵长。居民城内的纵向河流,又被七条支流串联,形似七根琴弦,故名“琴川”,这种独特的仿生学城市构建,象征风调雨顺,从文庙和孔子唯一的南派弟子言子祠,弹响第一根琴弦的和煦祥乐。以虞山为中心的常熟美景,不限于通常意义的八景十景,而是十八精致罗列万象,书台怀古、破山清晓、辛峰夕阳、昆承双塔、桃源春霁、维摩旭日、剑门奇石、拂水晴岩、秦坡瀑布、藕渠渔乐、福港观潮、西城楼阁、普仁秋爽、星坛七桧、湖甸烟雨、湖桥串月、吾谷枫林、三峰松翠。

虞山令人神往的山岳之圣,形成依山望湖的自然格局。“虞山一门上据山冈,仍冠以楼,瞭望便焉,襟抱周宻,风气益完,近而察之则楼橹内严,溪山外周,仓庾狱市区分不扰,远而望之则连引吴会,控制江海,形势雄张,隆然巨防,登城四顾,山若增高,水若增深,屹为望县”。更为精彩的是,远上近观远望的人文积淀,叹为观止。山顶的辛峰亭六角攒尖,葫芦宝顶,有洞天的超然之感,虞山处于西方,天干属辛,西方庚辛金,地支属酉,水加酉成酒,具有祭祀的意象,从景观意义讲,也名《极目亭》,宋代僧人仲殊在此凝神佛缘:“凝华浮藻五云间,下压凌虚万象闲。湖水际天天欲尽,落霞照出洞庭山”。从西东望,两座宝塔穿城而显,双塔似表,两湖如镜。其中,方塔为佛塔,为平衡东西高差而为风水补形,聚奎塔则是为了人文昌盛而建,无论信与不信,常熟的人杰地灵在中国文化史上是可以大书一笔的,聚奎塔建成不久,清顺治十五年的孙承恩,康熙十八年的归允肃,康熙三十九年、五十七年的汪绎、汪应铨,咸丰六年、同治二年的翁同龢、翁曾源叔侄,先后考中状元,短短两百余年里,常熟县出了六名状元,文运昌盛。

如果再向北远望,长江边的福山是常熟的起源地,江与湖之间的藏风聚气,延续了城市的昌盛,一年一度的江南文化节,昭示这江南福地的千年轮回,岁岁常熟,年年好运。 

原载《中国国家地理》2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