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儿,老北京江湖的风景

  • 评论:0
  • 浏览:774
  • RSS:1
文章类型:原创
     在年轻人约炮的时间,看了场《老炮儿》,挺爽!冯小刚这个玩主,玩出了真玩意儿。和剧中一样,亦正亦邪,能导能演,一不留神获了金马奖,本想串个台,续个貂,凤个尾,结果做了鸡头,难怪一个劲道歉,抢了演员们的饭碗,不好意思下不为例,这讲究,得瑟[呲牙]
      皇城根下的老北京都这德性,记得读研时请社科院的宝老师来北大讲座,结果跟了一群人,居然有人提个鸟笼,我问他干嘛呢,正色告诉我:给宝二爷捧场我一头雾水,唐老告诉我,宝老师家族在明清京城世代为官,你们喊老师,江湖人称宝二爷。我问,这鸟咋办,宝老师说:没事,放桌上,保证不会叫。我苦笑不得,唐老觉得实在不妥,好一阵耳语说服鸟人,叫我陪他将鸟放在隔壁办公室,这大爷千叮嘱万嘱咐讲了一席鸟的规矩,与《老炮》的六爷一样。所以,看到开演的这鸟我就直乐。
      影片手法其实很简单,用生活的故事讲了一个反腐的主旋律,但老北京的味道值得回味,胡同家里讲个理,望着前门论个道,这就是家国的道理。表面看是父子的代沟——儿子的伏特加,老子的二锅头,儿子泡个妞,老子重个情,三环十二少豪车乱飚车,老炮还在为一板车跟警察计较;同时,这也是时代的江湖——老炮在老北京约架以一当十的风光不再,军区的大院子弟,商海的纸醉金迷,思想的风起云涌,在一破胡同里积淀;要说最大的代沟,那是朝代的风云,燕故都,金中都,元大都,明清北京城,收藏在代代的口传心授中,要说老北京这点脉,就像老炮还没完全梗塞的血管。
      后海的小老百姓,能贫能油能撒野,女人下面的裤腰带,城头上面的大王旗,啥没见过,打元朝那会,这里就是大运河的码头,船在开,水在流,无毒不娼就不叫码头,更何况聆听着晨钟暮鼓,处江湖之近看其君,处庙堂之高握其手,老炮们从古都的炮声中延续过来,人在底层,心往高处,胡同串子们似乎永远是看客,舞台永远留给更迭的王族,但是,牛逼在于千年浸淫,在豆汁爆肚涮羊肉后,常常给你掰扯掰扯仁义礼智信。
      影片结尾饶有趣味,老炮的鸟被捏死了,权贵的鸵鸟跑掉了,权力关进笼子,这只大鸵鸟自由奔跑,老炮乐的:“孙子,快跑吧”,至于自己的小鸟,儿子再养呗。于是,老炮写完检举信,穿上当年打群架抢来的的呢子军大衣,以一己之力单刀赴会,有荆轲刺秦的侠气,有唐吉柯德的勇气,于是有了莫名其妙感动的人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主义,老炮的一声炮响,给你送来了大义。别嫌我乱联想,“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宣言,张贴在胡同口,就变成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