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衣库的火与旅游营销

  • 评论:0
  • 浏览:544
  • RSS:5
文章类型:原创

      优衣库一夜之间火了,正如王健林所言,在电商冲击的时代,实体店靠的是“体验”。看着一个个围观者好事者在三里屯,比着剪刀手留影,商场变景点,好不热闹。视频被删了,但人们意犹未尽的为意淫而来。罗大佑唱的是,野百合也有春天,但优衣库的野合也有春天,因为围观者心里都有一颗骚动的春心,在三里屯放荡。
  作为日本企业,一直认为容易出事的是伊藤洋华堂,因为Ito Yokado读起来,就是“要脱一起脱”,优衣库为什么这么火,因为优衣库变成了“脱衣裤”,打着正能量旗号的媒体和闲人们,严厉谴责公共场合的放纵行为,一会说法律,一会去人肉,高喊着“不要”,“停”,结果在“不要停”的喧嚣中达到高潮,根本停不下来。
  都说这是娱乐至死的年代,以三里屯为代表的西方生活方式,率先进入这个屯,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成为一种标签,看似“高逼格”的时尚,其实成为有逼无格,因为一切看的是bigger,以柳岩为代表的比的是“胸线”,以袁珊珊、王珞丹为代表的比的是“马甲线”,以范冰冰为代表的“毯星”比的是“臀线”,都美名曰“事业线”,最终目的是勾起人们的“肾上腺”。鲁迅先生说:看人离开脐下三寸。但今天的视野线可以到处游离,上下左右三寸之外都是亮点,均无分寸,鲁迅在今天,也一定out了。
  优衣库不过是社会的缩影,旅游行业中,宜春的营销口号以“一座叫春的城市”闻名全国,湖北利川以“我靠重庆,凉城利川”引发争议。开放性中国,出现的性开放,令社会猝不及防。“食色,性也”,不能谈性色变,也不能任性而为。正如利川的旅游形象——凉城利川,脱得一丝不挂,便失去了底线,“我靠重庆”就是耍流氓,如果为吸引省会游客,改成“我靠武汉”,那就是乱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