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地理》:重庆人,成都人

  • 评论:0
  • 浏览:855
  • RSS:3
文章类型:原创

地球人都知道,成渝之间的口水仗一直打到现在。刚出来的《中国国家地理-重庆专辑》有一篇重庆与成都的比较,重庆网友就开始愤愤不平,认为重庆专辑不应该把成都扯进来,这不,又较上劲了。1997年重庆直辖之时,最吸引眼球的也许不是官方的新闻发布,而是重庆火车站的一条横幅:“热烈欢迎四川人民到重庆观光旅游”。对重庆人而言,从四川政区中划分出来,似乎早已迫不及待,之后,常常在外省碰到说四川话的人强调:“我不是四川人,是重庆人”。重庆与成都,在四川盆地的双城记,一东一西,别样出迥异的城市风情。国家地理马子雷编辑约我谈谈重庆人和成都人的区别,我便随意一说。

1、政区:从各自为战到貌合神离

从历史政区的演变看,重庆和成都的关系经历了三个阶段:宋代以前独立演进;元明清从属时期且分庭抗议;近现代“貌合神离” 。秦统巴蜀,成渝分属蜀郡和巴郡,唐代分属剑南道和山南道,宋代分属成都府路和夔州路。近代开埠使重庆在内陆城市中通江达海,首先“洋盘”了一把,抗战时期令重庆人感受到了“陪都”的滋味。新中国成立后,以重工业和军事工业为特征的经济繁荣,重庆在西南担当起工人老大哥的重担,在重庆人看来,工业发达的才算大都市,生长在天府之国农耕背景下的成都,只能算“土豪”。所以,行政在成都省府管辖下的重庆人,一直觉得憋屈,并且一憋千年。

2、方言:重庆很生猛,成都很朴雅

从文化地理的角度看,成都和重庆有着鲜明的城市地域风格,分别是蜀文化和巴文化的代表,古代的巴国和蜀国大致以嘉陵江为界线。构成一个文化地理区的三大主要要素是方言、宗教和风俗。

方言是文化认同的标志,外省人可能听不出成都人和重庆人说话的区别,但音感上听,成都方言和重庆方言颇有不同,成都地处平原,农商发达,气候温润,场镇密集,语言朴雅平顺,婉转细腻,重庆地处山地,工业发达,气候燥热,码头众多,语言阳刚急促,豪爽粗放。在老百姓俗话里,成都男人“娘娘腔”,重庆男人“火暴暴”,成都女孩“温温柔”,重庆女孩“”脆声声,遇上街头矛盾吵架,重庆人声如洪钟“做啥子”,回声应答“随便做啥子”,一般不分高下,誓不罢休,颇有江湖袍哥遗风。而成都人则面红耳赤的指责“你好烦哦”,对方平和的回答“你才烦”,恨不得竖起兰花指,弹向对方的脑门,最后一般以和谐为结局。所以,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雄起”一词,只能源于重庆。

3、宗教:成都要升仙,重庆要入地

宗教是精神的寄托,是除了方言之外的第二文化地理特征,“蜀人重仙化,巴人重巫鬼”,成都的鹤鸣山和青城山是道教的起源地,重庆丰都则是世界唯一的鬼城,人生的升仙与入地,在成都和重庆之间,演化为天地之间的衔接,这也是巴蜀文化对中国文化的一大“珠联璧合”的贡献。

4、风俗:巴为将,蜀为相

风俗是最文化地理最直观的感受,重庆与成都的最大区别,在中国第一部地方志《华阳国志》中一语中的——“巴为将,蜀为相”。巴人的忠义尚武贯穿着重庆历史。巴人作为“雇佣军”参加武王伐纣的正义战争时,“前歌后舞,以凌殷人”,面对强大残暴的商纣王队伍,第一次亮相中原的巴人竟然在“下里巴人”的舞步中冲入敌阵,名震天下。春秋时期,巴国曼子将军因战争向楚国借兵,许诺以城池相换,战争胜利后面对楚国使者,将军拔剑自刎,以头谢罪,巴国城池不落它国,义薄云天。所以,三国时期的忠州老将军严颜被张飞劝降时,大义凛然:“巴国自古以来只有断头将军,从未有投降将军”。宋元之际,合川钓鱼城以一座小小的孤城,阻挡蒙古铁骑数十年,蒙哥在此丧命,令西方胆颤的“上帝之鞭”在此折断。新中国的十大元帅中,刘伯承、聂荣臻出自重庆,出自巴国地域的将帅们更是群星辉映。但是,重庆的文人在成都面前有点抬不起头,重庆的才子们也只有跑到成都的土壤里才崭露头角。

5、 美女:重庆汉子,成都老妞

江山与美人,有两个故事演绎出巴与蜀的儿女情殇。开创巴国的廪君率领族人从湖北向现在的重庆进发,预见了对他一见钟情的盐水女神。为挽留廪君,女神白天化作漫天飞虫阻挡去路,晚上与他缠绵厮守,温榻之上廪君以一缕青丝相赠,女神深爱而将之佩带,没想到这爱的信物竟成了廪君部下弓箭的目标,女神因爱而死,为了江山社稷,廪君绝情而生。而在后蜀,如花似玉的花蕊夫人面对亡国之痛,吟出令蜀人男儿汗颜的诗句:“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后蜀王妃倾国倾城凋零成倾盆泪雨,才华横溢的才子皇帝孟昶唯有恨别蜀间。今天在山城,你随处可见的重庆美女在山地台阶上上串下跳,精神得很,一副女汉子的形象。很有意思的成都人,不管自己老婆的芳龄和美貌,一律称为“老妞”。

6、 地理:成都守剑门,重庆闯夔门

四川盆地的四塞地形形成了“剑门天下险”和“夔门天下雄”,成都人喜欢守在剑门,重庆人喜欢冲出夔门。就连明代著名军事地理专家顾祖禹都替四川人着急,人家一次次打进来,你为何不沿路打出去。在“进则天下,退则天府”的选择中,成都宁愿在天府悠闲度日,一杯清茶,一碟小菜,一曲清音,一天光阴。

7、旅游:“四川好玩”,“重庆,非去不可”

看看今天两个省区的旅游形象语,颇有意味,性格迥然。一个是满面笑容的“四川好玩”,一个是“重庆,非去不可”!其实,不来能咋地,但重庆人就喜欢这种敞亮的吆喝。成都的休闲的确不错,但是,在宣传时总感觉缺点啥,一个口号是“熊猫故乡”,另一个口号是“中国农家乐发源地”,分明是动物和农民的对话。

8、重庆恩怨,究竟谁对不起谁

要说成都与重庆有什么直接的恩怨,古已有之,而且还牵扯到国家命运。一是“杜鹃啼血”,而是“联合秦灭蜀”。当年蜀王杜宇启用来自巴楚一带的鳖灵,帮助四川治水,没想到趁鳖灵忙于“公务”之际,与其妻四通,结果失去民心,让出王位,隐归到西山化作杜鹃,声声啼血,这是成都人对不住重庆人。但是,到了战国末期,巴人又联系秦国来把蜀国灭了,这是重庆人对不住成都人,唇亡齿寒,自己马上也给灭了。

从远古至今,几次重大的移民,使得成都与重庆已经失去了土著的基因,然而,地域造就的城市性格依存,文化的多元是精彩的,但人文的相轻是不必的,重庆直辖后,从老百姓到许多学者官员都想把重庆和成都的文化渊源给分开,显得狭隘,巴与蜀,和燕与赵,吴与越,齐与鲁等等于文化一样,呈现的是亚文化的其别,其中的山脉水脉文脉一脉相承,分开了,轻者扯着蛋疼,严重的还会伤害了文化的命根,期待巴山蜀水之间的共鸣,相逢一笑泯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