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暴和绑票的凤凰古城

  • 评论:2
  • 浏览:1389
  • RSS:3
文章类型:原创

凤凰古城的“门票事件”纷纷扬扬,越演越烈,一开始是商家罢市,游客网上抵制,然后专家们粉墨登场,各抒己见,现在还有人拿刚出台的《旅游法》说事。为一张门票,古城搞得四面楚歌,当地政府疲于应对。门票的收与否,高与低,是目前旅游业老生常谈的话题,本不想感言,但看到凤凰古城被行业部门、专家群体和游客一起群殴,实在忍不住为凤凰打抱不平。

第一,凤凰古城被游客“集体无意识强暴”

古城该不该收门票暂且不论,但是,游客对同一问题的区别对待令人不解。同样是古镇,周庄、乌镇等一直在收门票,而且费用更高,怎么没有人反对?对凤凰,反应就如此强烈?我只能感叹,江南古镇是豪门,老娘不干了,你就乖乖的买票去吧。可怜的凤凰好像民女,被长期霸占惯了,突然说要收钱,于是手忙脚乱加耍赖。游客到江南很理性买门票,到湘西很撒野想白玩。

第二、凤凰古城被“伪专家”们绑票群殴

与游客集体无意识民主暴力不同,专家的言论显得很理性,对政府部门和大众具有很强的舆论导向,但其实谬误甚多,很大原因在于“砖家”们对古镇本身没有研究,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所以许多观点只是表面的皮毛,但是,一旦上升到“民意”和“人文关怀”,凤凰很快被绑票和群殴,如果不及时制止,凤凰定会在正义的名义下被撕票。

1、别拿西湖说事,地域特征和开发模式不同

西湖不收门票向公众开放,成了旅游的范例,西湖申遗成功后,我为中国旅游报写了一篇《西湖申遗成功贵在共享》评论,但是,这种“共享“绝对不能不加条件的推而广之和盲目复制。因为西湖的地理位置、土地价值、商业价值、休闲游憩价值等,远远超过了门票经济的效益,位于湘西偏僻的凤凰,观光体验还是首要价值。所以,在门票经济的问题上,”言必称西湖“是很可笑的。

2、别拿国外说事,国情和旅游发展阶段不同

“言必称国外“也是专家们的口头禅,举出国家公园、世界遗产地、博物馆等一大堆数据,说明门票在国外旅游景区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是,忽略了一个基本问题,中国旅游的发展阶段和国情不同,比如国外很多国家实现了全民免费医疗,你咋不去卫生部谈中国全民免费看病的问题呢?

中国众多的古镇目前开发的仅仅是少数,为啥?经费从哪里来——政府直接投资或者招商引资。地理位置优越,土地和商业价值大的古镇先期开发,然而大量的偏僻地区的文化价值极高的古镇还在岁月的沧桑中慢慢损毁,这些古镇吸引游客的只有旅游价值,不收门票,谁来投资建设,谁来进行后续的运营管理?要么政府直接拨款建设和管理,要么在等待中死去。如果专家们亲自去主持一下边远山区的古镇开发和招商,就会明白其中的甘苦,就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用理想和理论去绑票凤凰。

3、别拿“原住民”说事,经营主体已经实现了大量的市场置换

“还镇于民”是不收门票最好的理由,的确,“原住民”是古镇的主人,他们拥有继承遗产的权利,他们的存在本身也是活态文化的展示。但是,不容忽略的事实是,资源条件十分良好的古镇,经营者已经实现了很大程度的置换,大量外来的生意人成了最大的收益者。赚钱以后,他们对古镇的感情如何,他们为古镇的文化保护、环境保护做了多大贡献?旅游的前期阶段“富民不富财政”人所共知,但是,经营者的责、权、利明显出现了偏差,后者居多,前者偏少。

第三,古镇旅游的未来救赎

1、正本清源:不要“谈商色变”,关键在于如何商业化,提高市场竞争力

作为一种聚落形态,镇是介于村落和城市之间的类型,记载的专有名词出自宋代高承的《事物纪原》:民聚不成县而有税课者,则为镇,或以官监之。从最早的草市镇到市镇,商业繁荣是古镇的主要特征,“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镇是商业化的产物,不要“谈商色变”,而且,是否“过度商业化”,也不用操心,市场经济会自动调节其规模。古镇最需要研究和运作的是如何商业化,体现古镇的特色、延续和市场竞争力。

2、与时俱进:原真性是相对的,关键在于体现古镇文脉的“本真”

古镇旅游的一大误区就是过分强调原真性,其实,原真性是相对的,形象的说,你爷爷是在镇上的茅屋是原真的,你爸爸在镇上的木屋是原真的,你留学归来修个西洋风格的建筑也是原真的。从历史演变看,今天看到的民国遗风是古镇原真,但民国时期,清代居民才是原真,依此类推,难道回到元谋人才是原真。所以,无论居民、移民如何变化,我们要维系的是古镇的“本真”,从形态看:山川形胜的选址、整体空间布局和单体建筑形态,从发展看,自然依托、经济基础和文化灵魂。曾经众多的专家批评丽江的酒吧,认为这种现代业态不可能长久,但是,至今生命里旺盛。道理很简单,因为作为茶马古道的商业重镇,众多的马帮在这里就是贸易和狂欢,只不过以前的青稞酒变成了今天的啤酒洋酒,丽江酒吧没有“原真”,但延续了“本真”。

3、古镇涅槃:古镇本不是为旅游而生的,但旅游为古镇实现了涅磐重生

我们今天把已经开发的古镇称为旅游古镇,是当今经济的另一种形态。古镇不是为旅游而生的,历史时期只有商贸古镇、手工业古镇、军事古镇、交通古镇等,我们今天是利用以前的遗产开展旅游活动。最重大的转变是产业转型。以前的产业已经衰落,失去了经济支撑,手工业古镇已不在生产,军事古镇已无军队驻扎和屯田,古人留下的遗产变成了今天的观光价值和游憩价值。所以,从产业转型的角度看,古镇和风景名胜区有一定共性,消费古人的遗产,你是需要付出的,为了遗产的保护和发扬光大,你是有义务和责任的。

凤凰古镇的被动在于,面对旅游界和游客的强暴、绑票和群殴,缺乏应对的策略和方法,危机管理的能力需要加强,另外,在门票制定的时候,过于简单,门票价格的高低、与其它景点的衔接、在古镇住宿游客和大型项目消费者的的减免等,应全盘统筹。同时,古镇门票不是简单的直接收入,更多考虑的是文化资源的保护、维修费用,古镇环境的维护费用等,取之于游客,用之于古镇,游客们都可理解。

写到这里,由四川省政协和省旅游局联合组成的古镇调研项目开始启动,仅仅四川,古镇就多大上千处,已经开发的比例很少,面对众多的边远地区古镇,仅仅有人文关怀的情怀是远远不够的,政府的直接投入,市场化的运作与游客的游览付出,缺一不可。

崔新平
崔新平    2013-5-12 22:27:49      
嘿嘿,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太多人容易用道德来绑架了。。。
李小波
李小波    2013-5-15 11:01:31      
高谈阔论的专家们到政府挂职或者兼职到企业,亲自去开发一个古镇古村落,就知道门票不是简单的收与不收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