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旅游,凭什么引领中国

  • 评论:0
  • 浏览:1065
  • RSS:4
文章类型:原创

西部旅游,凭什么引领中国

文·李小波 摄影袁蓉荪

西部旅游,凭什么引领中国

在常人眼中,中国西部是地理偏僻之地,古代以华夏为中心的“四夷”,西部占了三个,西戎、北狄和南蛮。在王畿管理的“五服”等级制度中,以五百里为一区划,由近及远分为侯服﹑甸服﹑绥服﹑要服﹑荒服,西部属于“要服”和“荒服”,基本是蛮荒地带和犯人流放之地。直到汉代,司马迁对西部才作出了很高的赞誉,“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至此,西部开始成为“收功实”的战略高地。

对旅游而言,西部的资源地位无可动摇,群山领袖,江河源头,文明母地,民族多元。但是,仅有天造的禀赋是不够的,西部旅游,凭什么引领中国。

李白说,“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意思是和煦的春天景色召引我们,大自然又展现给我们锦绣风光。古代的“文章”指大地的斑斓色彩,日月山川风物,均有文采刘勰《文心雕龙》曰:“形立则章成矣,声发则文生矣从这个意义讲,西部旅游引领中国,凭的就是大块文章,其它地方,或许只是豆腐块。

中国旅游史上的大块文章,尽在西部!

西周时期,周穆王驾乘八匹骏马,乘云气至昆仑,与西王母宴饮酬酢,西部旅游出手不凡,在穆天子的豪华旅游团队中,驾车的是秦国祖先造父,导游是河套地区河宗之邦邦主伯夭,游览了昆仑神山,购买了昆仑美玉,享用了赤乌酋长的美酒美色。穆天子西游,留给后世的旅游遗产,是神山的仪仗,以众山之主昆仑为中心的华夏山脉,从此舒展。

普天之下,山河有序,秦始皇统一中国后,除了书同文、车同轨、形同制,另一件国家大事就是“重序天下名山”,整理列国纷争时各自为政的山川体系。帝王的巡游绝不是简单的娱乐怡情,民间渲染的帝王巡幸奢靡也许是当代人的向往臆想,汉武帝西征,康熙木兰秋狝,隋炀帝及乾隆下江南等,都与开疆拓土关联,帝王巡游的御路驰道,奠定了古代旅游交通网络,颇具穿越情节的是,汉武帝开辟河西四郡和南方丝路,竟然奠定了今天的两大飞天基地,酒泉和西昌,古道游心,古今一体。

道家的逍遥之境和佛教的禅意之途,在中国西部源起并漫延,道教本生,佛祖西来,东西之间的山水清音在玄奘、法显、长春真人、八思巴等信仰的脚步中空灵,“世为迁流,界为方位”,时间之世,空间之界,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

当明朝的游记渐成风气,一代游侠徐霞客以资深驴友的身份走进西南,如今时尚旅游的一切,他早已体验,徒步、攀岩、溯溪、探洞、露营等,他的平凡在于一边游一边记,他的伟大在于地理大发现,西部造就了一代游圣,更等待后来着。

在美国西部旅游,我看到一句当年大开发时的名言,There is ittake it.在中国西部,旅(宗教之旅)途(政治之途)游(神话之游)路(科学之路),是引领中国的四张表情,你能带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