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山,中国《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 评论:0
  • 浏览:1787
  • RSS:1
文章类型:原创

龙门山,中国《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龙门山,《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李小波 吴晓

 

   “茫茫禹迹,画为九州” !

    5000年前,出生于四川北川的大禹,疏导江河,治理水患,坤定九州,底绩四海。同时,在广袤的土地上划界山河,耕农安民,随山刊木,任土作贡。一代人文始祖不仅以筚路蓝缕之功奠定了华夏地域文明,也伫立起一座座山岳文化坐标,“凿龙门,铸九鼎”, 龙跃江川,山启日月!

龙门山,横亘于四川盆地西部,北东起于广元,南西达泸定,长约500余公里,宽3070公里。在遥远的地质时代里,形成了著名的推覆式构造,与阿尔卑斯山造山带、科迪勒拉造山带并称世界三大造山带,神秘的景观形态堪称世界地质百慕大。生物界历经第四纪冰川的洗礼后,保存了以大熊猫为首的大量珍稀动植物,被联合国誉为国宝和世界生物保护旗舰,对濒危物种保护和监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同时,在人类历史进程中,龙门山脉孕育了本土古蜀文明,融合了八方民族基因,绵延出华夏背景中的“文化交集”。地质之奇,景观之美,自然之灵,生态之珍,龙门山生物多样性与文化多样性的结合,滋养生息着中华版图中的文化沃土,阐释着自然与人文生命的含义。

 

 

蜀山,山海经的神奇密码

  《山海经》是中国最富神话色彩的地理著作,全书分为《山经》和《海经》,《山经》里有东、西、南、北、中各一卷,《海经》里有“海外”东、西、南、北各一卷,“海内”东、西、南、北各一卷,“大荒”东、西、南、北各一卷,加上单列的海内经一卷,共18卷。《山海经》所描述的山川物产、神怪志异,让人感受到远古的万千谜图,学者们称之为“盖古之巫书”。然而,在神秘的语像背后,山海经又梳理出脉络清晰的山脉水系和丰富的物种矿产,所以,地理学家们称之为中国最早的山岳地理著作。

   然而,《山海经》的神秘令无数学者皓首穷经也难以诠释其真实,在步履远足的时代,有谁能走遍国之疆域,写出如此浩繁的大地风物?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在所有的篇章中,什么地方的描述最详尽清晰,什么地方的地望最准确无误,或许就是此地的人士所为。国学大师蒙文通先生认为,《山海经》与蜀地关系密切,四川尽管处于西部,但是在《山海经》中,蜀中的山脉归纳在“中山经”中,《海内经》中与巴蜀相关的内容最为丰富,可见,是以蜀地为中心的视野,翻看中国山脉的地图,你会发现龙门山与中国山脉的主干一脉相承,从传统风水地理学的观点看,只有蜀中的山脉和中国龙脉连绵成经典的格局。

昆仑山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从文化渊源看,中国古代一直有昆仑神山的向往和崇拜,昆仑山作为中国众山之祖的地位不可动摇。昆仑山的仙山瑶池是中国神话的核心,对生命长寿的无限希冀和追求,同时,昆仑山是联系天地的中介,通过山上的三道天门可直达天庭。顺着昆仑山向东南,延伸至巴颜喀拉山,巴颜喀拉在藏语叫“职权玛尼木占木松”,即祖山的意思。山脉两侧分别是长江黄河的源头,两条母亲河从西北、西南绕过四川盆地,环抱有情。巴颜喀拉伸入四川形成重要的三大分支,岷山、邛崃山和大雪山。自西向东的中华龙脉在成都平原西部缓缓孕育成龙门山脉,自东北向西南纵览,远古的《山海经》密码在这里解开,构成生机无限的经络山体。

尽管全国有众多的龙门山,但是,四川龙门山是中国山岳文化的重要原点,一代人文始祖大禹从山下走出,划定了中国最早的“国土资源地图”——九州,从这个意义讲,《山海经》中最错综复杂的“山”与“海”的密码,在这里变成了九州方圆的大地华章。

龙门山,中国《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龙门山山脉源流图

 

 

蜀源,古蜀文明的母地

岷山是龙门山的依托,发源于岷山的岷江在龙门山麓孕育出古蜀文明的母地,中国第一部地理著作《禹贡》把岷江定为长江的源头,使得龙门山具有了不同凡响的“江源”地位,岷江河谷是藏羌文化的走廊,古蜀王蚕丛、柏濩从岷江上游,沿河谷迁徙,开辟了文明的先声,至今茂县叠溪还留有“蚕陵重镇”遗迹。从藏羌文化到古蜀源流,显影出中华民族的文化标本。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动情的说: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动情的说:羌族是一个“向外输血的民族”,接受羌族“输血”的民族包括汉族以及藏族、彝族等几十个少数民族,哪怕不断输血让自己变得弱小,但大奉献的精神永远在心中共鸣。

藏羌文明的雄奇与古蜀文明一脉相承,到了鱼凫时代,在三星堆横空出世,巨大的青铜器、金器、玉器、神树、祭祀坑等,昭示了除了中原文明以外的灿烂,三星堆的发现改变了“黄河一源说”的传统观念,成为中华文明“满天星斗”多元一体的最权威注脚。鱼凫王朝在历史的烟尘中落下帷幕,杜宇王朝从三星堆迁往成都金沙,一如既往的青铜淬泽和金玉生辉,奠定了成都3000年城址不改城名不变的都市传奇,金沙出土的“太阳神鸟”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标志。古蜀文明不仅仅是西部的地域文明,而是世界文明舞台的神奇精灵。在世界文明古国的历程中,早在公元前4000年至前3000年,古埃及和西亚地区就出现了大量的黄金饰品,并向地中海沿岸、中亚、南亚等地迅速传播,迈锡尼古墓(约公元前1500年至前1400年)古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约公元前1350年)曾出土了一件黄金面罩黄金面具也一直是古埃及和古希腊的文明标志。在古蜀文化中金杖、金冠带、金面具是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在中国独有的古蜀金面具具有极高、极优越的地位,甚至超过青铜器,古蜀文明以独特和独有的中国面孔走上了世界文明的舞台。

龙门山麓孕育的古蜀文明具有宏大的包容,四通八达的古代交通好似血脉脐带,吸纳着八方菁华,创造着吐故纳新、内引外联的无限生机。北望中原,金牛古道跨秦陇,五丁开山,开凿出蜀通中原的通衢大道。西控藏域,茶马古道系汉藏,茶马互市,连通起雪域高原的生态廊道、人文廊道,构建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南延滇缅,南方丝路通南亚,南丝路与北方丝路遥相呼应,将巴蜀文化汇入古印度、西亚等世界文化之河。

   龙门灵秀内涵着人神之间的心灵述求道源圣地鹤鸣道教发祥地青城,凸现出华夏人文的本土符号。梵音南来的雾中山、天台山,沿龙门山,独显出佛教东传的重要法脉,从南方丝绸之路传来的佛教,也许比中原更早的传往四川。西风东渐,彭州白鹿镇的领报修院,吸引了西方天国福音,留下了独显于蜀的异域风情。

源于羌族文明的“大奉献”造就了古蜀文明的“大格局”龙门山下走出的大禹,筚路蓝缕,奠定了凌空大度的九州文明,然而,羌族及四川故土的人们并没有把他顶礼膜拜,而是历经数千年之后,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才把他带回四川,如今,湖广会馆中的禹王宫,是龙门之子,华夏始祖大禹魂兮归来的丰碑

龙门山,中国《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龙门山与蜀中古代交通图

 

 

 

道源,中国文化之根的龙门玄妙

    鲁迅先生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在道教”。一言道出了文化的真谛。道教文化的根在成都,鹤鸣山、青城山作为道教的发源地,人所共识。但是,成都为什么成为道教的源头,文献语焉未祥,人们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龙门蜀山,也许给予了最好的诠释。

    龙门山是道教的地理基础:中国山岳文化中,山的的重要功能是连通天地,尤其是崇山秘险的极高山。中国神话有两个源头,一是昆仑山,二是蓬莱山,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山海环绕,可望而不可及。昆仑山与蓬莱仙境里,羽仙得道,珍宝满地,上有不死之水,不死之树,不死之药。成都龙门山是连接昆仑的直接途径,龙门五峰好似天然的画屏,矗立在成都平原西侧,从南自北分别是:邛崃天台山、大邑西岭雪山、崇州鸡冠山、都江堰市青城山、彭州九峰山。从昆仑山——巴颜喀拉山——邛崃山——西岭雪山——鹤鸣山,西岭雪山的最高峰大雪峰是龙门山的最高峰,从鹤鸣山下修炼,是到达昆仑的最佳升仙之途,张道陵首先选择这里作为道教源起之地,不无道理,鹤鸣山形似一只仙鹤,两条溪流环绕成“鹤鸣双涧”的佳景,浑然天成。龙门山还专门有供蜀人升仙的“天门”,彭州的湔江河谷是古蜀人从川西高原进入的重要路径,彭州有天彭镇,丹景山有天彭阙,张道陵还在这里建立了传道的“首治”——阳平治。可见,龙门蜀山是古蜀人的理想的仙山。

    巫意盎然是道教的人文缘起:中国文化的根在道教,道教的根在巫、从藏羌走廊走出的古蜀人经受了高原原始宗教的熏陶,羌族的“释比”文化就是“巫”的代表,自然界中山是沟通天地的媒介,人类中巫师是沟通天地的使者,动物中龙是沟通天地的载体。哈佛大学张光直先生说,中华远古文明是“萨满式”,萨满(Shaman)就是巫师,古蜀文明中接受了藏羌的原始巫意,形成了独特的对天、地和山崇拜礼仪。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神性曾经令人困惑,大量的祭祀坑和出土器物俨然一个神的世界,巨大青铜神树和青铜立人是神权的代表。数以万计的玉器当是祭祀的礼器,《周礼·春官·大宗伯》记载: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壁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六器专指璧、琮、圭、璋、璜、琥这六种玉器,以圆形的苍璧礼天,是因为天是圆的,又是苍色(青色)的缘故,以方形的黄琮礼地,因为地是黄而方的。玉璋的用途除了赤璋用于礼南方之神朱雀外,第二种类型的大璋、中璋、边璋用来祭祀山川,其中,天子祭山时,大山川用大璋,中等山川用中璋,小山川用边璋所祭的如果是山,礼毕就将玉璋埋在地下如果是川,礼毕则将玉璋投到河中。如果对三星堆和金沙的玉璋做大胆的猜测,面对龙门山的主峰大雪峰,面对这一日上升5000米的壮阔之山,必然遥望神山,顶礼膜拜。

蜀王仙化是道教的历史传习:禅让是人文始祖的德行天下,但古蜀王禅让却有些凄迷,杜宇王朝建立后,教人务农,发展生产,带领蜀地人民走出了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到人民的爱戴。然而,杜宇晚年时,蜀地洪水泛滥,蜀民不得安处,来自荆楚地区的鳖灵善于治水,杜宇任命他为相,结果水患遂平,蜀民安处。杜宇感怀其治水之功,将帝位让于鳖灵,号曰开明,成为最后的蜀王脉系,自己却隐居西山,化作鹃鸟,每年春耕时节,子鹃鸟鸣。这就是“杜鹃啼血”的传说,杜宇仙化为魂并传习至后,为道教形成注入了历史的先鉴。尧舜禅让于大禹,杜宇禅让于鳖灵,相同的是因为水,不同的是,古代蜀王的禅让在龙门山中也变得神奇飘渺。

龙门山,是成都平原身后的5000年诗篇,从山前到山顶,从人人之系跨越到人神之间,山的那边是香格里拉,山的这边是天府平原,一山之隔的两种桃花源,谁是谁的海市蜃楼?龙门山,中国《山海经》的蜀山密码

                                                           原载《中国西部》旅游版2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