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报:古镇旅游开发要与时俱进

  • 评论:0
  • 浏览:2556
  • RSS:2
文章类型:原创
长期以来,古镇旅游的商业化与原住民似乎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无论专家还是游客,一般都希望保护原住民,排斥商业化,因为在人们眼中,原住民的文化是“原真的”,商业化的表现是功利的,甚至虚拟的。但是,看起来很顺理成章很客观的旅游思维其实经不起推敲,从古至今,古镇的商业化与原住民都是辩证统一体,在今后旅游开发中依然如此。 从古镇的起源和发展看,商业化一直占据着主要功能,起源于唐末的“镇”最早是“军镇”的概念,到宋代逐步演变成“市镇”,所以,今天的古镇除了少数军事、政治功能外,绝大多数都是是商业贸易的产物,所以,一味批评古镇旅游商业化的人忽略了古镇演变的基本规律,所以,古镇旅游的商业化问题应该是如何避免过度商业化和如何合理商业化的问题。 首先,古镇不是为旅游而生的,旅游开发中的商业化应该与古镇延续的商业业态契合。以丽江为例,现代化的酒吧成为了古城特色,似乎是古城开发的悖论,道理其实很简单,丽江作为茶马古道的重要集镇,来来往往的马锅头在这里驻足歇息,交换货物,一到晚上,热闹的锅庄就成为人们饮酒唱歌的交流空间,今天,只不过把青稞酒、扎酒变成了啤酒、红酒,商业业态的本质并没有变。但是,如果,把酒吧大量引入西双版纳,就会失败,因为农耕文化的背景与酒吧业态不相符合。同样,人们对西递宏村的旅游也曾困惑,非常精美漂亮的古建筑群始终留不住游客,其原因在于徽州院落是封闭式形态,昔日徽商们外出做生意,留在家里的只有女人、老人和孩子,外表的精美是财富的体现,功能设计多有防御性质,所以,与丽江商客往来富有亲和力的院落相比,徽州院落有些冷漠拒外,观光功能大于度假功能。 其次,以历史和发展的眼光界定原住民,古镇旅游开发一定要与时俱进。今天要是谈到某个地方“断发文身”,人们一定会想到云南贵州广西等少数民族地区,但是,历史时期的吴越之地就是这样的蛮荒之地,今天的吴侬软语,诗画江南是千百年来尤其是明清时期商业发展,文化兴旺的结果,如果没有商业化,今日的江南还是“断发文身”,真有这样的原住民还能成为你梦中的江南吗?所以,原住民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味复古不对,更不对的是不知道复古到什么时代,比如江南要以目前保留的古建筑形态、古城镇形态和生活空间形态为背景开发旅游。另外,北京的两个酒吧区很好的诠释了时间意义上的“原住民”的概念,三里屯酒吧是因为源自使馆区的需求,满足了北京对外开放和现代时尚,后海酒吧是处在元朝大运河起点终点上,历史时期的积水潭是“舳舻蔽日”,可见其繁华程度。后海酒吧是典型的原住民区域的旅游复兴,三里屯酒吧则是新北京人——未来北京的原住民的商业业态,从后海到三里屯,从元大都到现代北京城。 第三,旅游城镇是古城镇的新类型,让游客吸引游客,把游客变成候鸟甚至原住民是古镇旅游开发的最大成功。原住民永远是一个相对概念,正如满族人把明朝人认定为原住民,民国认定满族人为原住民,今天又回忆民国的陈旧记忆一样。历史时期没有旅游城镇一说,随着历史变迁,许多古镇功能(如军事、矿业、交通等)已经荒废,但历史时期的遗存使其具有旅游价值,这类城镇变成了以旅游功能为主。所以,在人口结构上发生了巨大变化,古城镇空间中居住的人不再是过去的守城军士、工匠、客商,变成了游客。但是,游客与原住民不是对立的二元关系,打造交流空间,让居住在大街小巷的游客成为相互吸引的资源,是古城镇开发的境界,让游客流连往返甚至常住此间,进而从事旅游相关的文化经济活动,成为原住民,是旅游开发的最大成功,从文化角度看,游客属于短期或者长期移民,对文化交流贡献甚大,丽江的宣科祖辈是从明代迁移至此的汉人和纳西人通婚的后裔,加上西方外来文化的影响,成就了宣科,宣科作为丽江的文化标志就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结果。从城镇发展史来看,人口结构以游客和从事旅游工作的人为主,不仅实现了旅游城镇的功能,而且才是作为一种新城镇类型——旅游城镇诞生的主要标志。 原载《中国旅游报》20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