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天府,悠闲成都”成都旅游形象定位

  • 评论:270
  • 浏览:3253
  • RSS:3
文章类型:原创

1

“古蜀”体现了成都浓厚的地域特色文化

成都是古蜀人活动的中心,以船棺遗址、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为代表古蜀文明,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了解,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在市场推广方面,成都作为古蜀文化的发源地与载体也被人们所认可,如以反映金沙遗址内容的大型音乐剧《金沙》成功在北京保利剧院公演,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此外古蜀文明的杰出代表太阳神鸟成功选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这无疑是对古蜀文明又一次有力的推广。

将“古蜀”融入成都旅游形象定位之中,不仅是对成都历史文脉的合理应用,而且有利于充分利用已有的古蜀文明市场推广效果,在国内树立“只有成都才能代表灿烂古蜀文明”的形象意识。

2 天府”形象地展示了成都优越的城市环境

这里充分利用了“天府”的双重词性,一是利用“天府”的形容词词性含义,即形容自然条件优越,形势险固,物产富饶的地方,这是对成都优越的自然地理基础、宜人的环境的高度概括;二是利用“天府”名词词性含义,即“天府之国”、“天府之国”是成都平原的代名词,是一条家喻户晓的地理常识,换句话说成都就是“天府”。

同时“天府”体现了成都的本色与个性,而且对于国内的游客已经形成了本底感知[9],可以说“天府”是成都旅游形象定位的一个基点。

此外,从语法的角度看,在“古蜀天府,悠闲成都”中,“天府”与“成都”形成了前后呼应,有利于公众对形象的记忆。

3悠闲高度概括了成都城市文化的精髓

“悠闲”是对成都人特有的生活习俗与生活情趣,以及乐观、豁达、幽默的性格和开放、包容的良好心态的高度概括。

这里采用“悠闲”而不用“休闲”有利于成都摆脱愈演愈烈的“休闲之都争夺战”,虽然有不少学者从多个层面论述了成都作为“休闲之都”的条件与优势,如刘德谦(2003)、廖振跃(2003)等,但通过对比分析“休闲之都争夺战”的交战各方,如杭州、海口、三亚、梅州、甚至一些县城(北京密云县),所提出的休闲之都虽各有不同的侧重点,但总体上是大同小异的,更有迹象表明休闲有成了套话趋势。

另一个方面在某些外地游客看来成都的“休闲”似乎是一种为“小富即安”的安于现状的心态。从文脉角度来说,成都的“休闲”是一种百姓化的休闲,事实上,成都人的爱玩、休闲,成都人对生活的享受都浸透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乃至于每个市民的面部表情之上,因此用“悠闲”更能体现出成都“休闲”的百姓化,而且从词性上讲“悠闲”的褒义程度远大于“休闲”,有利于摆脱由于对“休闲”的不正确理解带来的旅游形象误解。

   综上,“古蜀天府,悠闲成都”旅游形象定位,充分体现了成都的文脉,并合理地表达了成都城市文脉及其核心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