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红色旅游是时代发展的需要

  • 评论:0
  • 浏览:526
  • RSS:1
文章类型:原创

发展红色旅游是时代发展的需要

方华国

       发展红色旅游,是党中央从巩固和扩大党执政的思想基础、群众基础、文化基础的战略高度出发,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自2004年正式提出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胡锦涛、刘云山、李长春等同志十分关心并直接指导,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央各有关部门密切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及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广大干部群众无私奉献,在实际工作中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走产业化发展道路;坚持统筹规划,突出重点,量力而行;坚持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打造精品,我国红色旅游蓬勃发展,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成为增强执政基础、凝聚民族力量的重要途径,成为促进经济增长、推动发展方式转变的有效手段,成为社会影响大、群众参与热情高的响亮品牌,全面显现出政治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实践证明发展红色旅游是时代的需要。

发展红色旅游是应对国际环境变化的需要

  全球化发展已进入战国时代,自二战结束后,西方社会改变了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应对战略,1945年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发表了著名的内部讲话并出台著名的“十条戒令”,自此,西方开始对以苏联为主的社会主义国家进行长期的和平演变,最终实现了东欧巨变。紧接着西方社会又把和平演变的矛头对准中国。借助中国对外开放的机会,在国内大力培植反对派力量、全力推销西方价值观和腐朽思想,一时各种思潮泥沙俱下,各种观点纷纷扬扬。我党长期坚持的主流价值观受到严重的冲击甚至公开质疑。传统的思想阵地尤其是网络阵地严重失守,传统的意识形态工作方法也过于陈旧落后。这一形势已经严重地威胁到我们的国家安全。红色旅游正是在这一新的形势下,我党开展意识形态工作的一个重大创举。通过红色旅游让人们尤其是年青人在大量事实和实证面前接受教育,从而筑起抵御和平演变的心理长城。

发展红色旅游是执政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需要

“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危难之时,挺身而出、振臂一呼,天下归心。共产党从建立之时起,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依靠最广大人民的支持。“我们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依靠人民群众始终是我们党执政能力建设的强大根基。

  随着市场经济的建设和现代科技的发展,党和政府对社会的管理形式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下发文件电纸化、传达精神视频化、调查研究形式化、上下联系网络化,决策者听不倒“枪炮声”,老百姓“天天看见领导”又整年看不到领导。下基层的少了,玩权术的多了;为民办实事的少了,以权谋私的多了。党群关系疏远了,党的执政能力削弱了。

  通过红色旅游,让广大党员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走近过去的烽火岁月以及新中国艰苦创业的火红年代,去感悟当年的党员干部是怎样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为了老百姓的利益舍小家顾大家的革命精神。通过对老区环境的考察、对革命历史的研究、对基层情况的调查,培养对人民、对革命事业的真挚感情。树立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实践的优良作风。从人民群众中吸取我们党提升执政能力的强大力量。

发展红色旅游是体验经济时代发展的需要

 目前从美国到欧洲的整个发达社会经济,正以发达的服务经济为基础,并紧跟计算机信息时代,在逐步甚至大规模开展体验经济。体验经济被其称为,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服务经济阶段之后的第四个人类的经济生活发展阶段。以增加体验为主旨的旅游业已成为现在世界上成长最快的经济领域。

所谓体验,就是企业以服务为舞台、以商品为道具,环绕着消费者,创造出值得消费者回忆的活动。体验可以分为四种——娱乐的体验、教育的体验、逃避现实的体验和审美的体验。

随着城市化的不断加快和人们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人们对户外运动、探险、拓展的体验需求也会快速增加。红色旅游可以提供娱乐的体验、教育的体验和审美的体验。红色旅游中可以让游客在战争场景的“再现”的过程中体验战争的危险、磨练面对困难的斗志、,在革命斗争场景的模拟再现中体验共产党人的英雄气概和不屈精神;让年青人参加模拟军事训练、野外生存训练、户外拓展训练,增强他们的体质和团队精神。让人们在种类模拟活动中体验战胜自我的娱悦。通过发展红色旅游既丰富旅游产品形式,又满足市场的需求。

发展红色旅游是实现全民致富的战略目标的需要

从少数地区少数人先富裕起来到实现全民致富这是一个历史跨越和重大的历史转折。帮助后发地区贫困地区致富已提升到党中央的重大议事日程上来了。而红色旅游资源丰富的地方大多是后发地区和贫困地区,由于多种原因,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普遍不高。但是,红色旅游产品作为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一个重要阶段的文化遗产和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对游客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而且红色旅游景区大多位于偏远山区,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文化标志,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过去的穷山恶水变成了今天的秀美山川,象井冈山、大别山景区秀美、山环水绕,延安则洋溢着浓厚的陕北风情,这些也对游客产生强大的吸引力。

发展红色旅游是带动老区人民脱贫致富的有效举措,可以将历史、文化和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推动经济结构调整,培育特色产业,促进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促进革命老区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交通、建筑、通信、水电等基础设施完善,带动商贸服务、交通电信、城乡建设等相关行业的发展,扩大就业,增加收入,改善当地人民生活水平面和生产发展条件,有助于旅游地区在扩大对外开放方面获得较快发展。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通过发展红色旅游,大幅度发送了老区人民生活,井冈山直接从事旅游接待、旅游餐饮、旅游服务的就业人员达4万人,占全山人口的25%,旅游从业人员 人均年收入达24000元;以当年红军生活的“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为主要特色的农家乐有400多家,户均年纯收入达28万多元。2013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22029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650 .7元,与2004年相比,分别增长了3.06倍和2.48倍。

在宏观上看,红色旅游的发展可以帮助国家实现发达地区与后发地区、先富人群与贫困人群之间的国民财富的二次分配,加快全民致富的步伐。全国2014年旅游收入3.25万亿元,按四分之一流入红色旅游地区,就有8000亿元资金进入到老区苏区。这是一笔常年不断而且还会不断增长的促进贫困地区加速发展的发展基金。

发展红色旅游是实现三次产业革命的需要

一部人类史就是一部人类产业发展史,在人类产业发展史中一共有三次革命性的发展阶段,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三次产业革命。第一次是发生在大约5—6000年前的中耕农业的发明,使人类开始摆脱对大自然的完全依赖,开始了对土地资源的控制和利用,大大提高了社会劳动生产率,实现了狩猎社会向农业社会的过渡;第二次是发生在十八世纪六十年代,以瓦特对蒸汽机的改进和珍妮织布机的发明为标志,开始了工业技术的革命,第二产业成为社会的支柱,实现了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过渡;第三次是发生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以计算机网络化为标志,开始了第三产业的革命,正在实现工业社会向服务型社会的过渡。在农业社会人们的劳动对象主要是土地,通过对土地的开发获得生活所需要的粮食、布匹等等;

在工业社会人们的劳动对象主要是矿产资源,通过对矿产资源的开发加工,获得生活所需的各类工业产品;在服务型社会人们的劳动对象主要是以信息和文化为主体的精神资源,通过对这些资源的开发,获得人们需要的各类精神产品。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以文化产业为主体的第三产业已经占三次产业的比重达到75%左右。

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争取民族独立、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过程中,前仆后继,历尽艰辛,建树了彪炳史册的丰功伟绩,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为我们文化产业的开发、红色旅游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资源基础。旅游产业是第三产业中的一龙带九蛟的重要引擎,大力发展红色旅游,可以全面带动后发地区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实现弯道赶超。象井冈山、韶山、延安等地旅游业收入已占当地GDP50%以上了,成为当地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发展红色旅游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需要

随着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进一步推进,网络新媒体技术的进一步发展,网络意识形态安全状态将会进一步复杂化。一是由于价值观多元化的影响加大,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舆论场的引导力存在弱化趋势;二是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形式日趋复杂化;三是网络意识形态论争对民众心理的影响日益深刻;四是境外敌对势力插手网络意识形态论争的程度日益加深;五是蓄意诋毁党、社会主义和国家的网络舆论参与者正在呈类组织化发展趋势;六是网络已经成为人们获取外部资信的最主要通道。

对网络信息空间和青年人的争夺,成为新时代大国博弈的重要形式。从价值观养成和文化传承的角度看,网络空间已经超越线下空间,跃居青少年成长发展的“第一空间”,成为影响青少年扣好第一粒扣子的“筑梦空间”。青少年在网络空间成长发展的状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的未来。

发展红色旅游可以助力筑牢网络空间里的“万里长城”。一是各级政府可以开通红色旅游网络,组织党史、方志办、军史、高校科研人员有针对的发表大量关于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文章,用史实说话,引导广大网民自己去分析、去研究,增强网民的正确的是非观、人生观、价值观;二是各级旅游部门尤其是红色旅游资源集中的地区可以开辟“线上红色旅游”项目,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在网络空间里再现当年革命场景,展现革命先辈们追求民主、自由、富强和民族自立而无私奉献的精神面貌。让年青人在虚拟世界里接受传统教育;三是在网络上开展大学生、年青人红色修学旅游征文大赛和演讲大赛,鼓励年青人走出网络空间,到红色圣地去感受红色精神,洗涤自己的心灵。

 

作者:方华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生导师、湖北省旅游发展决策咨询专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黄冈市摄影家协会主席、黄冈市旅游局副调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