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美丽古堡乡村“与朋友圈的吹神幽梦(下篇)

  • 评论:0
  • 浏览:723
  • RSS:2
文章类型:原创
碉楼耸立,春耕,水田里新插的水稻绿油油。秋收,秋虫呢喃,一派田园风光;稻田一片金灿灿。盛夏,瓜果飘香、荷塘里的荷花绽放,枇杷树上传出阵阵叽叽喳喳的鸟鸣;竹林树林中知了鸣蝉。暖冬,稻草人晨晚守候家园,飞禽南迁;灰色田野油菜花绿油油金灿灿,耐人寻味。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TcyODc2Mw==&mid=404896414&idx=1&sn=ea1d097764c102e1cca48ef3d2b7db1c#rd

目 录

1、导语

2、品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A:美丽中国梦,生态文明建设的总规划师习近平

    B:生态环境就是生产力是发展观,环保就是GDP

    C:可持续发展+景观统筹,和谐发展,严肃问责

    D:全民参与,自觉自为,宏观保护,微观入手

3、梦醉——古堡碉楼的朋友圈

4、夙梦——古堡碉楼的前世今生

5、耗梦——资金缺口,年久失修,逐渐消失

6、梦醒——不再自恋,百废待兴

7、梦游——游学设计遇尴尬

8、梦圆——创造条件,焕发光彩

 

导语:

如何理性看待我国的乡村建设,在宏观和微观层面有哪些思路和措施可以让乡村变得“健康有活力”与可持续发展,是当下亟需慎重思考的重大问题。

中国是能源消耗大国,环境恶化日趋严重,加之城市化进程加快带来了经济与社会、生态等方面的诸多矛盾。

在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要在加快发展中保住绿水青山,这是举世无双的宏伟事业,面临许多重大挑战和难题。

今天,温室气候和资源的枯竭是全球共同面临的严峻问题。西方走过的工业化道路警示我们,经济的发展一定要建立在资源可持续利用的基础上。

所以,我们应该意识到,可持续发展迫在眉睫,社会经济的发展应该建立在与文化、资源、环境、人口相互协调和共同发展的基础之上。

我们来自不同的城市,但我们生活在同一片黄土地,生存在同一个地球村。作为设计师,多少年来,我们思考,我们创意,我们构图,我们共同见证了一座座城市的成长与繁荣。

我们不仅是城市成长的见证者,我们更是构想者、规划者、参与者、建设者。

我们有义务尊重我们的自然,保护我们的生态,传承我们的文化,延续我们的传统;我们有义务做自然、生态、环境、资源的保护者和捍卫者,做纯纯粹粹、实实在在的可持续发展践行者。

 

品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美丽中国梦,生态文明建设的总规划师习近平】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过“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让居民看得见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习近平总书记调研考察浙江舟山时点赞农家乐,很想住农庄。从国家领导人的这些一系列的重要论述中,我们可以见到这是科学的眼光和智慧诠释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必须尊重自然、谋求人与自然和谐展;这是我们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方向的指明灯。

 

【生态环境就是生产力发展观,环保是GDP】

随着人类经济社会的发展,对自然界的索取也越来越多,我国积累下来的生态环境问题进入了高发频发阶段。生态文明是中国梦的一部分,如果我们继续坚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粗放型增长方式,那么生态环境只会遭到更加严重的破坏,再高的GDP,再高的收入也无法拯救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环境破坏了,民生也无从谈起。环保也是生产力,政府要深化认识,放眼长远,坚定不移地落实科学发展观,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和谐、平衡担当该担当的责任,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最大限度地保护生态、珍爱环境,让绿水青山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

 

【可持续发展+景观统筹,和谐发展,严肃问责】

“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需要建章立制,严肃问责,需要统筹兼顾,和谐发展。习近平说:“要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的理念。”生态环境就是生产力,是一种发展观,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是我们长远发展的最大资本和潜力。要统筹兼顾、和谐发展,找到发展经济与保护生态的结合点,正确处理保护环境与生产发展的关系,在发展中保护生态环境,用良好的生态环境促进可持续发展,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决不能以牺牲环境、浪费资源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决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共赢。

 

【全民参与,自觉自为,宏观保护,微观入手】

“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需要全民参与、自觉自为。习近平说:“要真正认识到生态问题无边界,认识到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地球是我们的共同家园,保护环境是全人类的共同责任,生态建设要成为自觉行动。”生态文明建设的正道,是尊重自然规律,尊重人民群众权益,善待一草一木,善待每一寸土地。

政府既要着眼于宏观的保护,又要从微观入手,发动群众、教育群众,使环境保护成为公民的自觉行动,不断增强全社会生态文明观念。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梦醉——古堡碉楼的朋友圈

申遗前后“八年艰辛,八年风光,十六载风雨路途光影”。2001年6月,国务院公布开平碉楼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6月28日,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开平碉楼与村落申遗历经八年的努力,在各级政府领导和部门、单位个人、中外专家学者、媒体、海外侨胞、港澳台同胞、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终获圆梦成真!

 

从2001年至今,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已经走过了十六载风雨路途光影!这是我国于1985年加入《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以来,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第35处世界遗产,也是世界第25处文化遗产,中国首个华侨文化的世界遗产、近代建筑文化遗产、广东省第一个世界遗产。

 

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是中国乡土建筑的一个特殊类型,是一种集防卫、居住和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多层塔楼式建筑。这些碉楼从建筑用材分,有石楼、夯土楼、砖楼、混凝土楼,他们与周围的乡村景观和谐共生,见证了明代以来以防匪为目的的当地建筑传统的最后繁荣。

 

开平碉楼与村落申遗首席专家、五邑大学教授张国雄说:“申遗成功的关键在于碉楼中西、土洋结合的独特价值,其建筑与历史文化景观举世无双。中国有几千万华侨华人,他们是国际移民,因而开平碉楼与村落既反映了华侨文化,又是国际移民文化的一个遗产,这个遗产项目在现有世界遗产中很缺乏。”他又分析说:“虽然外表西式,但只要进入碉楼,就会发现其无论是生活用具,还是壁画内容,都是很传统的中国风格。正因为这一点,开平碉楼成为华侨文化的最典型最本质代表。”

 

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关键要看其价值。要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必须符合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所制订的六项“全球突出普遍价值”中的至少一项。“全球突出普遍价值”,是指该遗产在文化或自然景观的价值能跨越国界领域,对现今及将来的人类有公认的重要价值,而“开平碉楼与村落”符合其中五项标准。

 

夙梦——古堡碉楼的前世今生

碉楼耸立,春耕,水田里新插的水稻绿油油,秋收,秋虫呢喃,一派田园风光;稻田一片金灿灿;盛夏,瓜果飘香、荷塘里的荷花绽放,枇杷树上传出阵阵叽叽喳喳的鸟鸣,竹林树林中知了鸣蝉;暖冬,稻草人晨晚守候家园,飞禽南迁,灰色田野油菜花绿油油金灿灿,耐人寻味。

 

华侨回乡修建的碉楼,大量吸收和利用了西方的建筑风格、建筑工艺,建筑材料为进口的水泥、钢筋、玻璃等,同时又融合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当地的生活习俗。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是华侨与当地民众主动吸收外来文化的结晶,不是殖民主义强加的结果。他们与香港与澳门的骑楼洋楼历史缘由不同。

 

为何当时华侨回乡要建筑碉楼呢?主要是当时社会治安不靖,匪患横行。据开平县志记载,1912年到1930年,开平较大劫匪事件有71宗,被杀100多人,被抢耕牛200多头,被掠夺财物无数。土匪三次攻陷县城,有一次还把县长给绑走了。村里的老弱妇孺和衣锦还乡的华侨都成为土匪的“肉票”,有的因此倾家荡产,有的因此上吊跳楼。为了保护生命和财产安全,华侨纷纷捐资回乡兴建碉楼,从而形成了“无碉楼不成村”的乡间景象。当时的碉楼,均是铁门铁窗,遍布枪眼,配备了枪械、铜锣、探照灯,储存了大量的粮食,能居能守。

 

耗梦——资金缺口,年久失修,逐渐消失

据开平市政府介绍,全市有1800多座碉楼保存完好。其中,开平碉楼与村落遗产区内收入40座碉楼和居庐以及3个村落。目前这40座碉楼和居庐只有一座尚在居住,其余39座已“人去楼空”,除了开放游览的10座,其余30座均处于关闭状态。

 

由于人口向区外迁移以及向城镇集中和劳务输出,大量遗产村落出现“空心化”,影响传统的村落功能和田园景观。与此同时,碉楼遗产分布杂乱,且道路狭窄,加之碉楼所在位置多数在村镇的后部偏僻之处,有些甚至在农田和池塘当中,所以建筑物的利用率非常低下,货运与消防通道也不畅通。

另外碉楼主人大部分都在海外,所以开平大多数村里的碉楼,一直是人去楼空,铁门紧闭,年久失修,树根盘绕,人迹罕至;而楼主存放在里面的物件也经常出现被盗等问题。除了窃贼搜掠破坏,无人居住的碉楼和民居也因年久失修,面临倒塌的危险。

 

一个影响保护的因素是碉楼的产权问题,得不到楼主的授权,没人敢有所动作。而这些原来的楼主在国外开枝散叶,往往子孙众多,获得一致授权难度比较大。申遗前难申遗后更难,毕竟已经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这块蛋糕奶酪谁都不好动!这就是雪上加霜。

 

保护和活化碉楼资源,目光不仅仅放在开平碉楼,而是放在整个江门五邑地区,尤其以开平台山为首。不能单座地当作金丝雀一样养起来,而是需要整片开发维护,让人留下,体验文明生态。“什么时候才能把1833座养起来?20座算什么,200座算什么,它们每一天都在烂掉!还有大量的村庄,没有人去动了。

 

【名师观点启发与借鉴】

我们当代的发展一定要顾及下一代人的发展需要,不要把下一代人的资源全部在我们这一代消耗掉。必须要在社会、经济以及环境三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不能因为一味发展经济而忽视环境保护,但同时也要防止以保护环境的名义而忽视了经济,忽视了社会的发展。特别要警惕伪环保节能的做法。可持续发展有一个关键词是平衡,一定要达到平衡,不要一味去强调某一点。

做可持续发展建筑,德国和瑞士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他们已经把可持续设计融入到日常生活里去了。他们还有很多跟我们角度不同的看法。打个比方,我们说要救救地球,他们会说地球不需要我们救,地球那么强大,人类那么弱小,你怎么可能救地球?反而是人类应该救自己,我们将环境保护好,都是为了人类在这个环境生活得更长久。

吴宗建觉得,设计需要包容与耐心。用他的话说,夹缝中寻找最佳解决方案,平衡各方利益,更需要设计师的智慧。通过设计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亲近感,促进环境、社会、经济之间的和谐。吴宗建说:“在中国做可持续发展建筑,我必须找到切入点,这就是我的切入点。这是实在可行的,而且是非常迫切的”。

华南农业大学艺术学院艺术设计系主任 吴宗建教授

可持续发展建筑设计专家

 

政府、村民,请解放思想,大家找一个平衡点。

如今碉楼的保护竟成为一个沉重的包袱,保护的资金缺口高达2.3亿元,全部1833座碉楼中只有37座政府托管。由于资金不足,很多碉楼的维修整治进展缓慢,无法落实。

碉楼与村落抵挡不住岁月腐蚀,伤痕累累,危机四伏!

碉楼虽然是世界文化遗产,但如今是抱着金饭碗没饭吃,在旅游活化利用中碉楼背后所体现的建筑文化和华侨文化至今仍未能普及。碉楼的开发还是“门票经济”套路,未形成规模效应,只得“半日游”,根本留不住人。

 

梦醒——不再自恋,百废待兴

首先,成绩,政绩是认可的。不要抗拒,目的只想锦上添花可持续发展。穿越之外,恳请大家不要自恋沉浸在世界文化遗产这个金漆招牌上了,尤其是广东的各级政府领导和部门、楼主业户、单位个人、中外专家学者、媒体、广大干部群众等。

 

碉楼,出了广东出了国外你认为真的很多人认识吗?知道吗?做过街头访问吗?统计过调查过吗?外国客源,外省客源比例多少?与其他文化遗产相比有什么优势和劣势?你们都知道吗?口碑如何?未来会如何?单单依靠几部电影和几块菜田就可以光辉岁月那是行不通的,影视与基地只是其中活化的一部分,望天打卦是行不通的,这些都是我想表达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怎么可持续?

 

“保护不错、利用不足。”2010时任江门市旅游局局长周锦新曾表示,目前对碉楼旅游文化挖掘还不够,开平要清楚哪些资源可以充分使用,哪些是可以开发的,可以开放一部分碉楼来做客栈,让游客可以在最美的村落里得到享受,“让游客做一次‘碉民’”。

 

所以,恳请大家不要沉浸和安享在现状,这些都是祖先祖辈留给后人的遗产,想想我们能为碉楼为骑楼为洋楼可以做些什么?为社会和我们的子孙后代做些什么?我们平时常说百废待兴,可是现在的状况是糟糕的很,百废待毙。

 

楼主家族拥有业权又如何?岁月不饶人,年久失修,腐蚀,倒塌了就什么都没有,废墟。而随着时间消逝我们大家也都会老去,死亡,能留什么给历史,能留什么给子孙后代?

 

这种被闲置、被切断社会文化联系的状态,使得大多碉楼作为一种历史文化资源,在衰损、被浪费,对碉楼的积极的活化利用没有起到效果。而合理利用资源活化才是保护的唯一出路。这就是我想强烈表达的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要转危机变生机,化劣势变优势。

 

【名师观点启发与借鉴】

可持续发展不但是建筑单体的可持续发展,也包括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循环的可持续发展、社会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只有保证这些的可持续发展,那么人类的发展才是正确的。其中任何一样不可持续,都不能让人类健康美好的走下去。

岭南文化的第一个精髓是包容,第二点就是崇尚自然,第三个特点,就是知足的生存态度。这是罗思敏的独特见解。

岭南文化的第一个精髓是包容,岭南是个多元文化的地方,它的文化,比如骑楼建筑形式、生活态度等是来自于以太平洋为中心的多个地区的多元海洋文化,包容是它很重要的精神。

岭南人除了对多元文化的包容,第二点就是崇尚自然,在岭南,建筑和家具的图案很多都来自于花草、水果等,而且岭南人喜欢户外活动,偏爱家里有大的阳台(阳台装修效果图)、窗台,喜欢在江边、河边、大排档吃饭活动,崇尚与自然亲密接触。

岭南的第三个特点,就是知足的生存态度,就是容易满足。

知名设计名师:罗思敏

广州市思哲设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设计师

岭南风格的倡导与实践者

那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我们是要保护,但有的被烧毁、歪曲过的,我们需要修正,把被歪曲的元素去除,取而代之的是与周围风格相统一的元素,甚至有的建筑被烧毁了不存在了,我们也会复原它原本的样貌,使整体上完整统一。虽然是修旧如旧,但新做的也如旧,也像那个年代留下的,那么这就是其中的难度了。

 

梦游——游学设计遇尴尬

“少壮不努力,长大做设计”这是设计圈的一个自嘲调侃的话。我是一名设计师,从事旅游规划和景观设计,夹杂在甲方乙方的角色影子间,名副其实的幸苦奔波劳碌命。攀山涉水调研搞设计,行走游摄于天地中,经常走南闯北穿西东。10几年以来游走与各地的设计师交流学习,体验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与自然风光。

 

“广东有三宝,陈皮老姜禾秆草,你们广东人什么都敢吃,天上飞水中游陆上走”。当被人问起广东旅游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的时候,提起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人家会说“What?啥?那是个啥?是什么?”,我不禁三滴汗流,拼命的解释和介绍一片。

再提起广州长隆与广东温泉的时候,人家会竖起大拇指说,你们广东牛啊!我顿时汗颜。

假如,当别人问题你广东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又或者问你广州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抚心自问,你们会怎么推介,会遇到什么尴尬。

 

【名师观点启发与借鉴】

美丽干净的乡村、绿油油的溪谷、秀丽的湖水,还有作为世界自然遗产的终年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

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成年人均财富是世界最高。其中它的城市日内瓦和苏黎世进入世界上十大最高生活质量城市排行榜。

这里的“经济自由指数”也是欧洲最高。这里贸易、旅游、工业和农业比较发达。这里政治稳定,能够吸引大量的外国投资者。

瑞士伯尔尼应用科学大学建筑学院院长Peter也曾经多次来中国访问交流,向大家介绍过美丽的瑞士,结合他在瑞士所见所闻,Peter教授认为,目前的中国跟以前的瑞士有点相似,若中国启动可持续建筑发展,这样对中国建筑业的发展及中国国情发展都有很大的帮助,这也是大势所趋。

瑞士伯尔尼应用科学大学建筑学院院长Peter

 

梦圆——创造条件,焕发光彩

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世界文化遗产,在江门乃至广东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蓝图上,被赋予了重要地位。而今,她不仅是一张旅游名片,政府甚至还将致力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旅游品牌。但是,想还不行,要有行动,要积极的创造各种条件。

 

政府、专家、村民、楼主、再不动手,房子都生锈了!

解放思想,时光飞逝,总有一日我们都也会老去,死去。

共识,共生,共赢,回归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

2010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视察开平时曾经提议创新碉楼托管思路,碉楼“认养”计划。其实从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营养”,是政策的大力在支持。国家文物局担心碉楼被个人认养后用作商业开发用途对碉楼造成破坏,因此不是很赞成。同时,产权关系复杂也是碉楼认养的一道拦路虎。

 

开平碉楼与村落是文化遗产,亦是静态的景区,有待进一步活化。相对于国内一些已经失去原生态风貌的景区,开平碉楼的旅游资源得到合理的保护,这是开平旅游产业的一个竞争优势。它不仅是开平的宝贵财富,而且也是华侨文化和中华文明的遗产,保护碉楼是我们这一代文化工作者和各级政府的历史责任。

 

【名师观点启发与借鉴】

对于古村落的保护,李建伟认为,硬性地保护几个村落也许有可能,但大量的村落是不可能靠国家花钱来保护的。因此,国家应设立专项资金,通过全国范围普查划定保护区,并建立专门的管理机制。尤其是对于那些生态、人文历史价值高的古村落,应在政策、经济上给予一定的扶持。“古村落保护条例的确立已经滞后了很多年,如果不实施严格的法律保护及有效的管理,可以预见几十年后中国将再无古村。”他总结道。

乡村的建设离不开农业产业的复兴与重组。目前乡村旅游成为很多地方首选的“振兴经济”的策略。“原本是一件城乡互动的好事,可惜,由于缺乏管理和引导,各地出现了不少去乡村扔垃圾、糟蹋庄稼,以及把去乡村体验作为城里人高人一等的快感体验。”李建伟指出,就乡村旅游的形式而言,也多集中于简单的休闲、住宿、餐饮等,而赏花、野营、科普等比较有深度的旅游项目,以及一些参与性的农耕活动则比较缺乏。

知名设计名师:李建伟 

EDSA董事、EDSA Orient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会员、美国注册景观规划设计师

 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景观建筑硕士

 

江门五邑人杰地灵,实在是华人国人的骄傲,享誉世界,名副其实的中国侨都,出了众多的名人侨胞,名人明星等;民间表演艺术、造型艺术、民俗民风、农耕渔捞等项目,百花齐放,金山伯文化,五邑话等等,数之不尽。

例如江门的华人嘉年华活动就是浓缩了大五邑的文化与世界的文化,这些都是世人所不了解的,这些我们都应该充分利用好,也可以延伸到古村落旅游中去。

再者江门华人名人华侨多,明星多,这也是侨兴的文化,与世界接轨和外交的强劲人脉关系,这是很好区别于其他地方文化遗产的人脉圈,一方面可以在海外强劲的向世界推介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形成人人传播的口碑;海外的华人实在多,据江门民间传说“国外人以前一直以为中国的华侨在海所外讲的五邑话是中国的母语呢”。大家还记得香港演员麦嘉与许冠杰拍的电影《最佳拍档》吗?麦嘉的口头禅就是五邑话了。二方面华人华侨经常会带着世界各地的友人到访中国,入住碉楼庄园、乡村庄园、民宿乡居,不是英国胜似英国。三方面,影视明星,名人,企业家认养碉楼庄园试验也是一种典型模式值得探讨。

麦嘉,原名麦嘉尚,

1944年2月29日生于中国广东省江门台山。

香港演员、导演、编剧、电影制作人。

 

陈百强(Danny Chan)

1958年9月7日生于香港,

籍贯广东江门台山,中国香港歌手、演员。

 

打个比如开个玩笑,假设,梁朝伟、周润发、陈奕迅、刘德华、甑子丹、Beyond成员、蔡澜、骆家辉、马云、许家印、马化腾......等都可以入主广东开平碉楼庄园,那是一件多么热闹的八卦事情。为什么国外的城堡古堡可以美誉世界,甚至还延伸到动漫世界中去?值得探讨。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另外大五邑江门有碉楼、海岛、温泉、小鸟天堂等一系列不同类型的旅游资源,开平碉楼是亮点之作,应当以龙头带动,整合旅游资源,打好组合拳;依托碉楼文化、古村落与民居、文物古迹、民俗风情、绿色生态等人文景观和自然生态景观,创造性地包装策划、组织开展一系列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主题性强、影响力大的旅游活动,不断满足各地游客的旅游体验。

国际上文化遗产的保护一般主要靠民间社会的力量,而在中国,目前还是政府大包大揽。因此,可以在保护的前提下,尝试不同的合作模式,譬如通过资源入股,找实力财团合作开发。也可以通过碉楼保护基金等方式,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包括动员海外华侨来筹集开发保护的资金。

东山飘雨西关晴,办法总会有的,我们是要创造条件,五邑地区这么大,以开平和台山为首碉楼洋楼资源最多最丰富,乡间田野,碉楼、古堡、稻田、树林、溪涧、蓝天白云如诗似画!政府可以统一部署,引导和推荐各种力量,借助兄弟姐妹区市地界打造碉楼体验生活的试验田(包括开平、台山、新会、恩平、鹤山),也可以鼓励民间力量或者企业集团旅游投资开发一些未列入保护范围的或者比较普通的碉楼。

通过规划与设计,优势利用,试探市场!让游客感受民国年代的穿越生活,以民宿乡居的模式以及乡村养老古堡庄园的旅游模式靠拢;让游客乐意留下来住几天,慢慢品味侨乡文化和田园风光;也可以打造养老庄园民俗的乡居,一可自己居住,二可作为创作室,三可进行旅馆和养老产业等商业开发。

由此,我们必须积极的,大胆的创造条件促进碉楼的活化起到示范作用,让碉楼回归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来。再不动手,都倒塌完了!

 

【名师观点启发与借鉴】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何镜堂在多个场合呼吁人们重视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建筑文化的传承与创新。

何镜堂的建筑理念——“两观三性”论也影响着一位位设计师。“两观”即和谐整体观和可持续发展观;“三性”,指建筑创作要体现地域性、文化性和时代性。

他强调,建筑的核心在于因地制宜,要考虑当地地形、气候、文化等等因素,设计出符合功能需求的建筑。比如,岭南地区气候较热,要考虑遮阳、通风、防潮;北京则干燥、寒冷,建筑就得相对封闭。

而文化的另一层含义是建筑不但要满足功能要求,还要给人精神享受,世界上很多出名的建筑其精神作用就远远大于实际功能。

纵观当前粗放性的城镇化在给城市面貌带来巨大变化的同时,各种问题不断涌现,住房紧缺交通拥挤、环境恶化、城市特色缺失等城市问题尤为突出。其中比较的特别问题就是我们的资源透支、污染严重。何镜堂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我们光荣的历史使命。我国新型城镇化需要以人为本,城乡统筹,节约集约,生态宜居,文化传承,走中国特色的建筑发展道路。

中国工程院院士 何镜堂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

 

广东“开平碉楼与村落”的价值独特重点在于它的建筑景观和乡村景观,非常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因为有西方的建筑艺术进入东方的稻作文明区大量生存,跟当地的自然要素传统民居和谐地融为一体,形成一种很独特的景观,这种景观在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

 

中国有几千万华侨华人,他们是国际移民,因而平碉楼与村落既是反映了华侨文化,又是国际移民文化的一个遗产,这个遗产项目在现有世界遗产中非常缺乏。

再次,青砖屋、鱼塘、桑基、农田,是岭南村落文化的集中的体现。而这些正与开平碉楼的特色不谋而合。通过开平碉楼这个载体,可以更好地传播岭南文化,文化生态村落便是开平碉楼未来的发展方向。

最后,更需要打响文化旅游的品牌,因为这里同时孕育了三个世界级的文化品牌:世界文化遗产—开平碉楼与村落;世界记忆遗产—侨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粤剧。

 

红线女

粤剧一代宗师、红派艺术创始人 

祖籍广东开平,中国当代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

 

传统建筑、历史建筑的保护,认养是一种惯例,如在意大利、德国等国家,只要保证建筑的结构、外观不改变,并遵循文物保护相关规定,一般都是民间出资予以保护和开发利用。所以汪洋同志所提出的认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而我们提出希望可以通过旅游民宿与乡村庄园旅游模式的开发利用好碉楼。

 

结语:

一方面可以增加当地村民的劳动收入,劳力分配,吸引青壮人才一辈回归所本土创业和建设家乡,改变空心村与留守老人及儿童的局面。

 

二方面合理利用好碉楼资源,通过旅游深度发掘体验乡村与碉楼,通过设计留住乡愁,旅游触摸乡愁,通过教育文化与践行达到景观与生态平衡。

 

三方面社会经济连环辐射效应,更好的改善城乡统筹与民生工程建设、带动当地GDP与创造税收,三者和谐协调发展,满足可持续发展。

 

四方面直接和间接的保护好碉楼利用好资源,建筑的最大核心文化是有人住,有人住才有灵气没有阴气,否则就没有建筑可言喻。

 

最后,借用一句结语: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